day29 ♦ 6/ 3(三) Copenhagen(Christianshavn, Stadsgraven, Christiania)

day296/ 3(三) Copenhagen(Christianshavn, Stadsgraven, Christiania)


好像很早就醒了。


很工夫地戴隱形眼鏡化妝,穿上出門前在X寶買的白色緊身連身裙。M長得不太差,基於民族的自尊(?),我不想在他旁邊看起來像個邋遢的亞洲歐巴桑XD


昨晚熱心的J和K在地圖上介紹哥本哈根的大致分區、特色,還有附近的一些地方。M是人體GPS,有他共行,我這個路痴完全不需要用腦袋記,連手機導航都可以不用拿出來了。


我們先到附近的麵包店,吃些東西當早餐,我提議先到超市買些東西當明天早餐。人體GPS就帶著我到超市了XD


瞭解一個地方,從超市開始。我們盯著裡面的物價瞠目結舌,連來自歐洲的M也說好貴呀~連超市都貴,其他食物更是難以想像。買了土司起司火腿牛奶水果等,唯一說得上便宜的,是密封的醃鮭魚片,一包20幾到30幾克朗,折合台幣不過一百兩百,這在台灣可是貴多了。


在超市除了體驗物價,還體驗到文化氣氛,M突然說,你聽,連超市都這麼安靜,沒有不停放送的廣告聲,沒有大呼小叫,顧客講話也輕聲細語。


把超市買的大包小包放回民宿後,我們才正式開始觀光。很幸運地,昨天的風雨都留在昨日,今天是藍天白雲的好天氣!我們似乎正好揮別了冬天,進入美麗的春天。



民宿在哥本哈根的南部,我們往東北方向Christianshavn克里斯蒂安港的方向散步。不知道是因為白天大家都在上班、還是因為這區本來就不是市中心,或是丹麥地廣人稀,總之一切都好空曠、好安靜、好安詳、好舒適。沿著這個在地圖上好像項鍊一樣一凹一凸的港湖邊悠哉散步,湖水、綠樹、白花,都透露了春天的氣息,這美麗平靜的景色,已經讓我對哥本哈根留下深刻印象。

Stadsgraven



救主堂Vor Frelsers Kirke(Church of Our Saviour)


一開始,我以為M說今天要去的地方就是這裡,後來他說不是,我們要去的地方是Christiania~我問那是什麼,他賣關子,說:我不想先告訴妳,等我們去了那裡,妳再告訴我妳的想法。

克里斯欽自由城入口Christiania
完全不一樣的世界

不久,我們看到了Christiania的牌子,牌子附近的座位有幾個人坐在那裡,我聞到一個在西班牙和荷蘭都很熟悉的味道,但還是沒意識到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。走進去之後,我發現這是完全不一樣的世界,充滿塗鴉、嬉皮,不若哥本哈根的平靜與整齊,反而充滿著各種元素的活力。一進去就看到大大的禁止照相的牌子,一個個小攤子外面罩著灰色洞洞的簾子,突然間我想起來好像看過食尚玩家的介紹,再加上那熟悉的味道,原來,這裡是大麻區!

" You are now entering EU"
Christiania 宛如化外之境、歐盟之外的大麻天地

這是哥本哈根的化外之境,大麻在丹麥不合法,但卻在這個區域自由買賣,我們走到另一邊,發現一個簡單的拱門,向出口的地方上面寫著"You are now entering EU”,儼然不把此處當作歐洲XD 旁邊的牌子細心的列出進入此區要注意的一些地方:不能照相,因為大麻畢竟還是非法;不要奔跑,因為會引起恐慌;然後 “have fun” 


M是歐洲人,對大麻一點都不陌生,我對大麻的所有認識,是他在台灣時就不厭其煩告訴我的,但我未曾嘗過。他走進一間甜點店,但那裡賣的只是普通甜點,大麻製品還是掩藏在那些灰色洞洞的簾子裡,這裡雖然「公開」買賣,但還是有點遮掩,很多賣家把自己遮得只露出眼睛,沒掀開簾子也看不太到裡面的人及物品。


他買了一塊大麻餅乾,我湊上前看了一下,盒子內有很多一塊塊不同顏色像某種礦物的東西,下面有小紙條一一標示名稱,M讚嘆道,好專業呀!他充滿鼓勵意味的問我要不要試試看大麻餅乾,我說,我要試的話想吃完東西再吃。我想說,空腹可能會比較「傷」?我那時其實沒有很確定要不要直接拒絕他的「鼓勵」,但我知道我能夠自己選擇。


我們找了一間餐廳,走進去發現是素食,share了一盤主食和沙拉,一吃就知道是很天然、健康的食物,味道很特別。吃飽後M再拿出大麻餅乾,分成兩半,我咬了第一口就發現大麻味很重,一吃就知道不是普通餅乾,但因為甜甜的,就像一般好吃的餅乾,於是把我那一半吃完了,M也吃完了那一半。


我聽過不少人,歐洲人或到歐洲旅遊的台灣人,都試過大麻,我想大概就是像抽煙喝酒那樣。此外,我也信任M,我很知道如果我要體驗大麻,他是最好的「導師」及陪伴者,他很知道怎麼回事,不停告訴我,你會很放鬆,感官被完全打開,但不要驚慌,很多第一次試的人都會很害怕那感覺會一直持續,但妳要知道,一切都會過去,所以不用害怕。


吃完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感覺,我們繼續在Christiania逛,看到一個介紹西藏的空間,我想起M曾經在其他地方旅行時帶著西藏的旗子,他掏口袋,把所有零錢都投進捐款箱,然後拿了一個磁鐵。


他說他想買圍巾,問我可否提供一點意見,我笑著說,你明明比我有這方面的品味呀!他先拿了一個黃底綠格子的樣式,圍在脖子上,我看了看,我覺得深色的比較好,我說。他也認同,拿起另一個黑底白線的,感覺和他的黑外套、白皮膚都很搭。我趁機跟老闆學到了另一種圍巾打法,折成三角形的那種,常看到但我一直不知道怎麼打。


離開Christiania往市中心的方向走去,市區人總算變多了點,但還是一貫寧靜的氛圍。途中經過了一些好像景點或重要建築的地方,我沒仔細看旅遊書也沒拿著導航,所以就沒格外留心。中途突然飄起了雨,我們躲到一個政府機關內,一下子雨又過去了。


往市中心的路上,M突然問我說還要去市中心嗎?我說好呀。


我後來才知道,他在躲雨那時候已經感到大麻發作了,大概因為他新陳代謝比我快的緣故。

市中心--在大麻真正發作之前,最後的清醒時刻拍的幾張照片....


快到市中心時,我突然覺得注意力分散,有點昏沈,本以為只是想睡覺,但後來驚覺不對,拿起手錶,快四點,大概是我們吃下大麻餅乾後的一個小時。


我硬撐了一陣子,什麼都沒說,我跟M之間突然完全沈默,他也在經歷著。到了市中心,我發現感覺越來越強烈,我很難專注,意識開始要脫離現實,得靠很大的專注與意志才能維持正常,我跟M說我要回去,我感覺很糟、很糟很糟,他起身要走,我卻害怕又迷失地持續坐著,我怕我走不回去,他勸了好多句,語氣神情依然溫和,「我保證可以帶你走得很好,但我們必須要走,現在。」我才總算起身。


回去的路,好長好長,走了好久好久,後來M說,他有一點失去方向感,加上遇到施工,我們必須繞了一大段路,才使得這段路如此漫長。藥效越來越強烈,我得用很大很大的意志力,來讓自己繼續正常行走,不致於蛇行甚至癱軟,我腦袋開始胡思亂想,外在越來越不真實,我宛如逐漸陷入另一個世界。


好不容易,終於、終於回到民宿了。我趁著還能控制的時候,趕緊傳簡訊給G說抱歉取消今天的約,並把眼鏡和妝都卸掉。我們如釋重負倒在床上,漸漸進入高峰。那是種,非常、非常可怕的感覺,口乾舌燥、耳鳴、心跳加速、無法思考、迷失在意識、分不清現實、全身發抖......我躺在床上,真的受不了的時候就抓著M,發現他也是全身顫抖,我以為他的感受不會這麼強,但他顯然也跟我所經歷的一樣,他努力的告訴我,一切都會過去,要放輕鬆享受這種感覺。


享受個屁啊我心裡想著,”I hate you” 我忘了有沒有脫口而出這句(應該沒有,因為有的話事後M應該會告訴我),但其實我依然清楚知道這是自己的選擇。在藥效最強的時候,耳鳴到幾乎聽不到外面聲音,整個人不停顫抖,心跳超快快到要跳出身體,幾乎昏死過去。我想著如果我就這樣死了,爸媽怎麼辦,但其實又有很強烈的聲音再說服自己,放輕鬆、放輕鬆,會過去的,會過去的。這期間我偶而會硬撐著摸著自己的脈搏,想看看到底多快,但我根本意識混亂到無法摸到。或者看著手錶,算著大概還有多久會過去,M當初是說大概三個小時(不過他說那個時候我已經吃完餅乾了,我還驚訝地說,什麼,要這麼久?!)


我還是忍不住第二次抓起M的手,我說根本沒有比較好,甚至更強烈,我好怕好怕會一直一直這樣下去,心理快要崩潰的邊緣......


當我絕望地覺得我也無能為力只能這樣繼續躺著,一段時間之後(當下感受宛如千年之久),像雲霄飛車逐漸回到地面一樣、像將降落的飛機一樣,我感覺看得到地板了!我甚至看到一個人坐在上面大笑著,哈哈哈就跟你說一切都會過去吧!正當我心裡謝天謝地讓我回到真實世界活著時,M轉過來興奮的說:我們在往下了,五點那時大概是高峰,一切都是有秩序地進行,你也可以感覺到我們回到地面了吧!


這大麻真的太可怕了,可以讓你出現這麼具體的上、下坡感受。


正當以為一切結束時,宛如又來個回馬槍,又往上衝了一陣,讓我有點心慌,但畢竟知道一切都會過去了。


就這樣,又過了一陣子,一切終於結束了。大概離吃下的時候經過了四個小時。


M比我早起身,幫我裝了一杯水。


我感覺自己像大病一場,好虛弱,但很高興回到了正常世界。


M跟我解釋,大麻有兩種,一種是讓人感覺high,很放鬆、感官很清晰;另一種是讓人stoned,就是讓人幾乎昏死過去。他本來要讓我體驗的是high的,但買的時候賣家可能沒聽到,才會讓我們買到stoned的。他自己也非常不喜歡這種感覺,對我感到很抱歉。


什麼?!你老兄竟然是買錯.....=.=”


我在西班牙看到或聽朋友說的,都是high的那種,所以我本來預期的也是這樣,沒想到,還有另外一種大麻。


帶著死過後的虛弱與新生,我們輪流沖了澡,一切感覺好多了。還好早上有去超市,把吐司鮮奶水果等拿出來,弄了弄充當晚餐。


主人回來了,M跟他們說著我們今天的「奇遇」,我也趕緊回訊息給G,實在是很不好意思因為這樣而取消,M聳聳肩說,他(指G)是義大利人,他一定懂的。


幾個小時前宛如生死交關、意識混亂,如今全部煙消雲散,宛如從一場可怕的惡夢醒過來。


經過這一遭,我誓言再也不碰任何大麻或毒品,「這是我這輩子最可怕的經驗。」我跟M說。


day28 ♦ 6/ 2(二) London→Copenhagen

day286/ 2(二) London→Copenhagen


雖然是下午的飛機,算一算,竟然還是得早起,設了8:40的鬧鐘。


昨晚也許因為有喝溫水,所以比較沒咳了。


早餐,P依然很殷勤地一邊準備一邊聊天,也因此總是耗了更多時間,很匆促地打包。用網路查了機場和飛機的狀況,一切正常。


十點才出門,來不及買Bevita餅乾。


沿路擔心到底會不會來不及,但在車廂內擔心也沒用,捷運上還是抓了份metro報紙,看到”British Got Talent” 的報導,那天弄晚餐時P在客廳看決賽轉播,我也跟著看了一下,他對於冠軍又是隻狗非常不以為然,我也是。看了內頁報導,原來事後冠軍被發現先前踩竹竿的特技用的是另一隻狗,引起觀眾極度不爽。


臨離開英國前,又再次感到在語言能相通的地方,才能融入生活,與這些當下的話題引起共感。


很順利的到了Victoria車站,想到機場東西貴,所以先買吃的,因此沒有搭11:14那班,搭上11:32的車但覺得好像有點危險。我上車後問了旁邊一個拿著大行李人的,他也要去機場,我問說車站出來是那個航廈呢?他沒正面回答我的問題,只問我說是幾點的飛機,他聽了之後笑了笑,他說他是下午四點的飛機,害我一整個超緊張起來,不停祈禱火車不要delay


出了車站,我拖著行李準備奔跑,結果發現挪航的一整排窗口就在正前方,這下才徹底鬆口氣。

倫敦機場 離境前唯一拍到的小熊

吃掉車站買的wasabi日式速食,把一瓶水倒掉,半瓶喝完,逛了一下免稅店,看到Harrods長夾,想到自己需要一個,但要台幣一千多,沒什麼購買的衝動。


在登機口等待,想買水,但機器只收零錢和信用卡,想說信用卡應該都要求pin碼,本想向人換卻換不到,只好把信用卡插進去看看,沒想到什麼都不用驗證,直接就OK了,也許因為2磅小筆金額的關係吧?


繼續在等登機,回想著倫敦,壞天氣、壞脾氣,但好喜歡免費的捷運報紙、豐富精彩的藝文表演,在一個可以用熟悉語言(幾乎可以)順利溝通與閱聽的地方,離開「文盲」狀態,實在是很重要(儘管我還是無法聽懂沒字幕的電視劇和音樂劇......)


上飛機前,終於用wifi發line訊息給G,告訴他我將要抵達哥本哈根了。因為我們只在台灣見過一次,所以我對於要不要發訊息給他一直有點猶豫,一直到最後一刻才決定發出。


登機,後段座位竟然沒有空橋,走到外面,又濕又冷。在風雨飄搖中起飛,這時候就覺得航空公司很重要,再搖晃一想到是北歐的航空就完全很放心,到空中就晴朗安穩了。


飛往哥本哈根,也進入旅行的尾聲了。


下飛機後立刻感覺冷,拖著大行李進去洗手間,廁所空間大得很,足夠完全攤開行李箱,不愧是北歐,穿上衛生褲、套上英國買的喀什米爾毛衣,才繼續走。


M班機比我略晚,我趁此觀察了一下兌換與領錢的地方,用對錢超不靈光的腦袋思考著要怎麼換,多繞了好一下才走出關。跟M沒有約在特定地方,哥本哈根機場不算大,我在出口以及info地方多繞了一下,順便試用看看提款機,以及用機器點看看車票的價格和種類,拖了半天,還是沒有看見他。只好在出口的兩排椅子坐下。


對面一個白膚金髮男人,戴著帽子,我一度懷疑是不是M,這才發現兩年沒見,我無法在腦中清楚印出他的臉,只有概略的輪廓。我觀察著對面,男子前面是很體面的小型行李箱,上面一個hugo boss的紙袋,顯然不可能是那個從iberia來的M


眼看M的飛機早該到了,我在出口盯著每個走出來的人,卻還是等不到,打電話,無法接通,只能繼續等待。


眼神亂飄期間剛好就飄到M從通關出口走出來,他攤開雙手,一副「嘿遇到了」的樣子,我們大大的擁抱。


M貼心地一把拖過我的行李,我帶著他一起去領錢,第一次在國外領現金,很怕有什麼差錯,順利領到後發現其實方便得不得了,以後可以考慮不用帶大把鈔票出國。


錢解決後,接下來是車票,M說民宿主人有告訴他可以買一種通用的票卡,兩人也可以共用,但押金80克朗不退。


憑著M隨性的直覺,還有我事先準備的資料,雖然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最好的交通方式,還是搭上了火車,我把中央車站的名字和站次記起來,在那裡下車,然後發現在中央車站要轉到我們住的地方很不方便,於是M就說用走的吧!


他幫我拖著行李箱,但外面又濕又冷,我喀什米爾的毛衣在等待時就熱的脫起來,還好衛生褲有穿著,我們共撐一支我的小小的折疊傘,哥本哈根第一印象:冬天未遠。


民宿離車站也沒有那麼近,走了好一陣子,過了一座橋,經過pizza店,M說要不要吃?我覺得這真是非常好的提議,我們兩個都很餓,又冷。


小小的披薩店,看不太懂的丹麥文,寡言的店家感覺不出來英文程度如何。


M看到pizza的外盒就大笑,他說這個盒子在歐洲各地的披薩店都有,顯然是都跟同一家紙盒店購買。和M敘舊聊天,我脫下外套,他說記得兩年前我們在歐洲會合時,我也是穿一樣的衣服,我忍不住大笑,是啊我的衣服穿來穿去就這麼幾件。


吃了披薩後肚子飽了感覺也比較不冷了,繼續上路。丹麥民宿的地址很奇怪,沒有號碼,M在我事先按照bnb資料標的地圖一間間看門鈴的名字,還真的看到了。


門馬上打開了,主人似乎在等我們。這間bnb是M找的,新加入,還沒有評價。我看著那特別小的雙人床,不敢去想晚上會如何尷尬(後來我跟M聊起,才發現因為溝通上的誤會他才訂了雙人床XD)


主人是高高壯壯的J與挺著肚子的K,很年輕、很俊男美女的couple,很親切。


終於在溫暖舒服的室內了。


房間有兩個門,但通往浴室那個門無法關起,只能從另一個門繞過去,M發揮他的創意與積極的個性,黏上一個2cent歐元硬幣後就解決了。


門的上方有一塊裡面有數個凹洞的版子,M發現時開心的說,J真是運動狂啊!馬上把手掛上去,原來那是一種健身的器材,直接黏在牆壁上。不過那門的高度我連碰都碰不到,M抱起我讓我試試看,我這個肉雞只吊在那邊晃了兩下就下來了,拉都拉不上去。


我連上wifi,發現G很熱情地稍來一串訊息,跟M討論後,決定今天就在房間休息不出門了,約明天。晚上就沒什麼事地休息、聊天,我洗好澡直接在床上倒了下去,我感覺到M走下床翻著棉被床鋪的聲音,我進房間時有看到牆邊有一個小小的床墊,我以為M很客氣地要去睡那個床墊,忍不住笑自己的「自作多情」想太多,後來才發現他是另外拿一條棉被套上被單,然後依然躺回小小的雙人床上。床真的很小,只比我的單人床大一點點,更不符合我印象中大氣的北歐風格,還好我們一人一條棉被,不致於有什麼尷尬的接觸,只是床鋪不是很好的品質,往較重的地方沈下去,讓我睡得不是很舒服,更慘的是還有打呼聲。


我想接下來的幾夜我都無法睡得很好了。


day27 ♦ 6/ 1(一) London→Cambridge(University, punting)→London(Oxford Circus, Convent Garden, Holborn, shopping)

day27 ♦  6/ 1(一)  London→Cambridge(University, punting)→London(Oxford Circus, Convent Garden, Holborn, shopping)

早餐匆匆忙忙,只提早了1小時5分鐘出門,卻提早了15分鐘到,還好。搭車,昏睡,天氣很好。


1個小時10分鐘後到Cambridge,車站走出來,城鎮看起來沒什麼,偶爾有些古老的教堂。原來歐洲的大學就是一棟棟的學院,散落區域中,沒有圍牆,很難找。

到大學前路上的教堂

用石頭堆成牆面很特別
經過的廣場 偷拍那群紅色外套的貴族小屁孩



走過知名的國王學院、三一學院,一棟棟極為美麗古老的建築,充滿知識殿堂的氣息。正值考試期間,十分靜謐,許多學院都貼出公告不對外開放。

開始看到了有名的學院


很多徽章

在這裡唸書也太美麗了 
國王學院其中一個入口


exam  quiet please

撐篙punting

 康河岸的公園
圖書館
名不虛傳的美

走到了康河,看著撐篙的帥哥、綠岸、河岸,美不勝收。終於來到這裡了啊!自小讀的〈再別康橋〉,如今真的身在此處了。猶豫了一陣子,最後還是走去搭船,走來招呼的是金色長髮、戴著帽子但還是看出五官好看的男生,問我從哪裡來,馬上問我知不知道那位有名的詩人。

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隻米蟲
我和另外三位銀髮女士同船,坐上後仍擔心著時間。我坐在船的最前頭,沒人擋住視線,挺好的。撐篙男在船的最尾,我聽著他不至過於難懂的英國腔、好聽的聲音、和緩的速度從後面微微傳來,介紹著沿岸的學院、橋,特殊的景致,儘管聽不很懂,卻完全可以理解徐志摩為何陶醉於此,綠草河岸,還有那些一個個充滿歷史的學術殿堂,讓人人心嚮往之啊!

坐上船囉
愜意遊覽






古老的橋



撐篙沒有很容易,在路上遇見自己撐船的亞洲情侶,簡直災難,深怕瘦小的他們一不小心跌入康河(雖然這好像也有某種浪漫XD)







極精美的橋
很準時的在40分鐘後結束,搭船前撐篙男說搭完再付,還說不滿意的話就不用給,但後來想想,其實是因為事後付可以一起拿小費。我給了13歐,沒說話,他就自動接「等一下我找你零錢」,顯得不甘願,找給我50便士後眼睛看別處說了一個我不懂的字,聽起來像是 “child asia” 之類的音,我忍不住臆測是否是某種負面的詞語。


再美麗也只是生意啊~


眼看還有一點時間,慢慢走到市集廣場中心,因為多繞了一下發現時間不多了,跑去info問巴士,瞄到桌上有一張Cambridge 20% discount,果然我用0.6磅買明信片是多付的。問到了巴士資訊但太複雜,還是用走的,只剩20分鐘!這時才慢慢感覺到慘了,越走越不妙,最後小跑起來,但體力實在太差~好不容易剩2、3分鐘,車站就在眼前,刷票卻一直進不去,多試了幾次,換另一張才ok,進了發現不知道月台在那裡,隨便往一個方向亂跑又看不到,拉個人問,指了另一個方向,急跑過去,遇到一群中國人也在找,月台上的列車還停著,門卻打不開,問了站務說車已經走了,崩潰~~~~~前兩天才搭錯車,今天又錯過火車,我到底怎麼了???不斷的自我譴責與懊悔,也無濟於事。有了上次的經驗,這次我決定不去問票的事。來的時候沒查票,回去應該也不會,我可不想又像上次那樣得重新買票。不安之中,上車、坐車、下車,到倫敦的出口要刷票,我拿了原先的票也pass了,畢竟目的地一樣,只是班次不同(雖然我是買advanced票理論上是只能搭該班次車......)總算鬆了一口氣,由此證明我那32磅完全是不必要啊啊啊~~~


是英國的最後一天了,該來shopping,坐到Oxford Circus,找到朋友推薦的Next,又逛了一些店,但都沒啥興趣。下起了雨,倫敦的天氣真陰晴不定。想去看旅遊書推薦的彩妝店,坐到另一站,也是很多商店的地區,一間找不到,另一間看了看也不知買啥,價位都是2000多,專櫃價格,做罷。只買了Zara的香水,相較之下非常平價,不管到哪裡都還是買西班牙品牌真有病~~~~~~~


要找晚餐,附近看不到什麼,剛剛有經過一些餐廳但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走回去了。坐到Holborn, 有名的“My Old Dutch”太多人,猶豫來猶豫去,最後一晚應該要好好吃一餐的,但又已經晚了,不該再去中式快餐Wasabi,試了對面另一家類似的,照燒雞飯,差不多OK~結果倫敦最後一餐還是這樣打發過去。

英倫的經典印象之一-電話亭

英倫經典印象之二-雙層巴士
每天傍晚都在捷運附近免費發送的報紙evening standard (發送人臉部經過處理)


回去時P還沒回來,我開始打包行李,他回來後我們小聊一下,確定一下明天的飛機、天氣。在康橋搭船時,撐篙男和女士們聊天隱約提到明天有storm。晚上風雨很大,擔心飛機的狀況,也只能看著辦。沒空寫日記了,整理丹麥資料和打包,1:30才睡,昏~~~


PM2:23@flight to CPH補



  • 總瀏覽量

    關於這個網誌

    我的相片
    這個網誌起源於紀錄我2009-2010在西班牙巴塞隆納交換學生的日子。 ▲我的日記:紀錄我的生活種種 ▲實用資訊:留給之後要來巴賽交換、生活、玩樂的人 ▲旅行遊記:如題~ ▲非關巴塞:關於自己過去現在與未來的一些書寫 2013年從學校畢業後,去歐洲旅行了一個月,把遊記也放在這裡。 於是,當年的巴塞隆納,的確是冒險的開始..... 給所有不小心來到這裡的讀者: 這裡的旅遊資訊、景點介紹遠不如其他網誌,若專為搜尋資訊而來到這裡的話,抱歉讓你們失望了。這個網誌雖以旅行為主題,但個人書寫(=碎碎念...)多於實用資訊。 如果,能夠因此些微地觸動了你,歡迎你與我分享:vickylulu99@gmail.com (ps.因為開放留言就會有一堆垃圾留言,所以只好以此方式囉!)